第七章 暂时结束

    圣诞平安夜这天早晨。

    睡眠不足的王道明被花雕奋力摇醒。

    “王道明,我想了整整一夜,我还是要参加圣诞化装舞会。我还是要邀请唐丁做我的舞伴。”花雕顶着一对“熊猫眼”,神情坚定。

    紧接着,花雕被睡眼惺忪的王道明摔到了坚硬的地板上,“哪里来的蚊子这么吵……今天不用上课,让我好好睡……”王道明一头乱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刚刚做梦梦到了岳双,结果被蚊子吵醒了。

    骨头快散架的花雕躺在地板上哀叹,“为什么我还是不能避过你的起床杀手摔?”王道明是自己最佩服的人,偏偏却又是自己的情敌。花雕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命苦的男孩。王道明睡着的样子天真又可爱,居然和唐丁像上五六分。仔细想想,王道明和唐丁那招牌式的恶魔微笑真是如出一辙。难道他们真的是天生绝配?花雕越想越绝望,只差没有痛哭流涕。

    “岳双……”王道明的梦话传入了花雕的耳朵。岳双?王道明做梦都念着另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唐丁知道了的话,一定会非常非常伤心。

    “王道明,你这个脚踏两只船的王八蛋!”花雕再次奋力摇撼王道明。这一次,他被愤怒的王道明摔到了门外的走廊上。

    与此同时,海涛老师正搭乘地下电梯,前往一个他最不愿意去的地方。海潮站在面无表情的海涛身旁,美丽的双眼似乎要喷出火焰。

    “我真不知道,父亲到底看上你哪里,居然会把你列为继承人候选者之一。”海潮咬牙切齿地说道。父亲培养了一群自己的儿女,然后只选择其中最优秀的人作为继承人。可是,海涛这个叛逆者却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父亲大人的赞赏。

    海涛平静地看着电梯的指示灯。这深深的地底,阳光是照不进来的。早晨的阳光同样照不进自己的心。血液在呼啸着告诉自己,那个给予自己生命和痛苦的人就在附近。

    每接近那个人一步,痛苦的回忆就呼啸着刺激着自己的脑膜。

    这个被自己称之为父亲的人一直操控着自己的人生。难道自己还要再一次被他左右自己的命运?

    电梯里的灯突兀地一明一灭。气氛突然绷紧到诡异的地步。

    海涛按住电梯按钮,然后缓缓说道:“我不去见他,我也不会参加所谓的继承人资格甄选。我要回去。”他的眼睛在黑暗中有着金色的光芒。像某种在远古时候消失的美丽野兽。

    “你确定?甚至不惜违背父亲大人的命令也要选择你追求的自由?”海潮的声音在黑暗的电梯里显得沉闷。

    “是的。我要回到地面上去。”海涛在黑暗中微笑。他把决定说出口的时候,感觉到无比的轻松。即使因为这个决定被追杀,自己也能有一段短暂的幸福时光。

    “我很乐意帮助你。”海潮充满野心的语气让海涛差点大笑出声。

    地下电梯开始向上升,向上升,离地面越来越近。

    “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一无所有。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气。”海潮目送着海涛走出,心中居然有小小的惆怅。海涛一直是他们这群中最倔强、最孤独的人。

    海涛走出电梯,穿过迷宫一样的建筑。当他走在阳光灿烂的校园里的时候,他居然开始期待自己动手做一份早餐的感觉。

    “海涛老师,有没有兴趣请我吃早餐?”王道明异常甜蜜的声音在海涛耳边响起。

    “最近,你似乎对我非常有兴趣?”海涛对于王道明那长彬彬有礼提着要求的脸无法抗拒。

    “我对神秘又温和的老师,向来是很好奇的。比如,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望知学院?你为什么会帮唐丁?问题一大堆。”王道明露出恶魔般的微笑。

    “一个正常的中学生是不会有这么强的好奇心的。不过,我还是很乐意请你吃顿早餐。因为,今天是我生日。”海涛帅气的笑脸让回头的女生差点撞树。

    “生日快乐!”王道明变魔术一般从书包里掏出小小的黑水晶钥匙扣,“这个送给你当做生日礼物。”昨天傍晚,在学校附近的店子里,看到了这个黑豹造型的水晶钥匙扣,一不小心就掏钱包买了。

    “你送我的礼物?”海涛挑高一边的眉毛问。

    “猪,你生日快乐。”王道明故意发音不标准。

    “……谢谢。”海涛在阳光下腼腆地微笑。这是王道明在海涛脸上看到的最真实的微笑。

    “我觉得……你好像便秘了一年刚刚才通畅了的样子。”王道明恶毒地评价海涛的表情。

    “算是吧。我其实很擅长做火腿三明治。”海涛的右手紧紧地握着自己平生第一次收到的生日礼物,心中有莫名的感动。

    “那我们还站在这里让我们的胃虚度光阴干什么?”王道明笑问。他们都没有发现,海潮在暗处看着这一切。

    望知学院的黑夜总是很诡异,即使灯火辉煌,也让人觉得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那么,深深的地底呢?

    海潮狼狈地站在地下宫殿的大厅里,等待着父亲大人的接见。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七个面无表情的年轻人一字排开,他们都是海潮血缘上的兄弟姐妹。

    “你居然没有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海潮。”异常柔和的男人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

    海潮却似乎害怕得脸色苍白,“海涛他说他不会再听您的话了。”

    大厅里长长玻璃流苏垂着的灯开始晃动,流苏就像被风摇动一般。

    “他拒绝听我的话?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是,他偏偏是我最喜欢的孩子。谁能有方法让他回心转意?”

    海潮抬起头来,“我有办法。海涛不会不顾他朋友的安危。”那个送东西给海涛的小鬼会是很好的威逼筹码。

    “海涛居然会有朋友,这真是令我惊讶的事。我以为他已经学会了不能对别人动感情。海潮,记住把他的朋友带来给我看看。你去吧。”

    “是,父亲大人。”海潮领命离开。父亲大人果然是对海涛另眼相看的,这种特别让海潮的心嫉妒得快痛疯了。他双手紧握地站在往地面升去的电梯里,眼神变得危险。海涛的朋友如果因为他的缘故死掉了的话,海涛绝对会内疚一辈子,并且和父亲大人彻底决裂。

    与此同时,躺在床上,正要进入梦乡的王道明觉得背部一阵发冷。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一样。罗刹医生刚刚通过电子邮件下达了指令,要自己想办法查出幕后首脑的九个得力干将的下落。这九煞将据说已经在望知学院汇合,准备进行一次惊天阴谋。根据唐丁提交的报告,罗刹医生认为,海涛是九煞将中最神秘的黑豹。这个消息让王道明差点哭出来。但,王道明相信自己的心,海涛不会与自己和唐丁为敌,他是把自己当朋友看。

    不知道为什么,王道明就是睡不着。他推开窗,窗外月亮挂在高高的天空上。天空是奇怪的黑,让人觉得孤单而渺小。就在这个时候,王道明看到,远处的树梢下,有金色的闪电一闪而过。是了只金色的豹!王道明感觉到强烈的敌意。这金色的豹绝对是冲着自己来的。王道明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怎么办?

    一瞬间,王道明做出决定!

    那只金色的豹无声无息地穿进王道明的房间,它和王道明对视,妖异而兽性的眼睛传达着血腥的讯息。

    平稳地呼吸着,王道明露出的是在做梦的表情:“天呀,天呀,我居然梦到我的屋子里出现了一只……金色的豹……”

    金豹逼近王道明。王道明想了想,最后决定很自然地假装昏倒,免得脸上多几道血淋淋的爪痕。

    月夜下,金豹叼着王道明的衣领,闪电一样奔跑,带着他进入到了地下宫殿。

    月亮越来越亮,熟睡中的海涛被逼近的危机惊醒。他睁开眼睛,紧闭的窗被谁打开了。微冷的风让海涛觉得有此寒冷。一枚校徽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着寒光。

    海涛走过去,发现校徽的背面刻着的是王道明的名字。海涛只觉得自己从手指尖变得冰凉。他拿着王道明的校徽,回想着这个明朗大男孩的笑脸。愤怒的情绪从海涛的心底迅速堆积,洪水一样爆发。

    月光照着房间的墙壁,有个男人的身影正在变得模糊。衣服的碎片落在地板上的同时,那影子已经变成豹的矫健身影。它仰开长啸,然后跃出房间,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地下宫殿的入口处,一只发怒的黑豹正在和一个长发的女人对峙。

    “我就知道你会来。哥哥,你的心肠真是好得让我觉得自己地坏心肠的女巫。”海潮的笑声让黑豹的眼神变成更危险。

    月光下,女神雅典娜的巨大雕像慢慢裂开,灯火辉煌的奇特建筑暴露在月光下。

    地下电梯的门缓缓找开。黑豹傲然地走了进去。

    “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黑豹的声音在海潮的心灵深处回荡。

    “这是父亲大人的命令——不择手段把你带到他的面前。”海潮语调平缓,却带着深深的讽刺。为什么父亲大人看不到自己的优点,却一意要得到海涛的忠诚。

    “王道明他现在怎么样?”黑豹问。

    “他被我带到了父亲的面前,你知道父亲大人的脾气。我不能保证他还活着。”海潮的话音未落,黑豹已经从打开的电梯里冲了出去。

    “我不能保证他还活着……”

    地下宫殿。墙壁上全是各种各样的豹的壁画。空气似乎是静止的。

    王道明站在宫殿中央,知道自己在被某种邪恶的力量窥视。那目光似乎要穿透自己一样,带着恶意的评估。

    王道明望向一直垂着明黄色锦帘的北方。

    “你是谁?”王道明问。

    “不愧是我儿子的朋友,你的直觉令我惊讶。”柔和而冰冷的声音在宫殿里回荡。王道明觉得那声音像一条滑腻的小蛇。

    “你想把我怎么样?”王道明不动声色地问。难道明黄色锦帘背后的神秘人就是望知学院的幕后首脑?罗刹医生曾说过,他是个非常狡猾残忍的魔鬼,拥有巨大的力量。

    “你的镇定令我非常欣赏。”神秘人的声音像金属一样冰冷。

    “害怕并不能解决任何事情。只是我觉得像我这样平凡的中学生,怎么会招惹上您这样的神秘人。”王道明低下头掩饰心中的震惊,刚刚发现,自己所有的通讯装置全部失灵了。这个地下宫殿可以让所有的现代通讯装置失灵!王道明第一次开始冒冷汗。

    “我的儿子海涛似乎很喜欢你。”神秘人在笑。

    “海涛老师喜欢爱学习、爱问问题的学生。”王道明回答。

    “但我知道,他为了你的安危已经在赶来的途中了。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内心有多么愤怒。”神秘人说话的时候,王道明的脸颊上多了一道流血的伤口。

    “所以,你要让海涛看到他的朋友正被你伤害?”王道明知道,是尖锐的气流割伤了自己。

    “不,我要让我的儿子看到,他的朋友正被我杀死。”神秘人的声音温柔无比。王道明的右臂和左臂同时被利刃划伤。

    王道明的眼镜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知道,伤口很深,要不是自己躲避及时,风的利刃已经切开自己的大血管。

    豹的吼声从宫殿的另一侧传来,当海涛化身的豹人冲进宫殿的时候,诡异的风刃向王道明的颈动脉袭来。王道明知道,神秘人是要当着海涛的面杀死自己!

    带着巨大杀伤力的风刃像死神的镰刀,等待收割王道明的生命。

    王道明开始奔跑,不是逃,而是奔向明黄色锦帘。他的速度快得惊人。他要看一看神秘人的真面目。

    风刃失去了目标,而王道明已经成功地冲入了明黄色锦帘的背后。他的瞳孔在一瞬间扩张,原来神秘人的真面目是……!!就在这个时候,王道明发现,神秘人的眼睛里迸射出超新星爆炸一样强烈的光。

    明黄色锦帘背后突然刮起了大风一般,当风静止的时候,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是王道明!又不是王道明!!他眼神诡异地和黑豹对视。

    然后,王道明微笑了,他的笑声在宫殿里回荡。

    “我的儿子,你终于来见我了。”王道明对海涛说。

    “他呢?王道明在哪里?”海涛问。

    “他?他大概很快就会消失了。我很喜欢我的新身体。虽然他限制我的一部份能力,但是,我发现它出乎意料地好用。”占据王道明大脑的幽灵在快活地微笑。

    “你不能!”海涛绝望地说。

    “我能!你知道。他已经昏睡在大脑的深处,他永远走不出我设置的迷宫。而你,你如果不想我立刻摧毁他的灵魂的话,你就给我安静下来。”神秘人用王道明的脸来微笑。

    就在这个时候,睡梦中的唐丁突然觉得自己最珍惜的什么东西永远地离开了自己。她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眼角居然有眼泪。刚刚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悲伤的梦,可是却记不起任何的情景了。她拉开抽屉,抽屉里是小小的光碟。光碟里的影像是自己给哥哥的圣诞惊喜礼物。

    唐丁知道,当明天王道明看到光碟中的图像的时候,一定会有最幸福的表情。

    望知学院的圣诞化装舞会的宣传海报铺天盖地。大家都在期待1个小时之后的舞会。

    花雕一直处于兴奋状态。他准备扮演那个和海盗虎克船长作对的英俊小飞侠彼得潘。所有的道具花雕都准备好了,他知道唐丁要扮演的是彼得潘的小精灵tinkerbell。有着火红头发和透明翅膀的tinkerbell最适合唐丁了。

    学校里的饮料贩卖机通通挂上了免费饮用的标志。热闹的音乐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唐丁心情很好地穿过综合大楼的大厅,手里还捧着一大束向日葵。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她看到了海涛老师。海涛那只可爱的大黑猫“叮当”没有在他身边。奇怪的是,海涛的眼神充满了悲哀的感觉。

    “海涛老师,你不会因为发现自己已经老了,所以这么悲伤吧?”唐丁捧着花站在海涛的面前。

    “……”海涛没有回答。

    “送你一支向日葵,开心一点。”唐丁递给海涛一支向日葵。

    “……我想知道,如果你的朋友突然消失了,你会有什么样的心情?”海涛没有接过向日葵。

    “我知道那样的感觉,你亲近的一个人突然被夺走。你觉得好像失手打碎了最珍贵的花瓶。”唐丁回答。最初,以为哥哥王道明真的死于车祸的时候,自己的心都碎了。

    这个时候,假王道明出现了。他走到海涛身旁,“我到处找你。”

    “咦?你在这里啊?我到处找你,想把平安夜礼物给你。”唐丁愉快地对假王道明说。可是,当她的视线和假王道明的视线交汇的时候,她的脸色突然改变。这个人……这个人绝对绝对不是自己的哥哥!

    “我脸上长了什么东西吗?”假王道明微笑着问。这个小女孩似乎和王道明以及海涛都很熟悉。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唐丁似乎很气愤地接着说道,“你不是说要请我吃我最爱的蜜瓜冰激凌吗?”

    “最近事情太多了,我忘记了。”假王道明回答。

    “我有好多生物上的疑问要问海涛老师,而且,还要帮5个女生递情书给海涛老师。我们先走了。”唐丁没等假王道明回答,扯着海涛就开溜了。

    直到跑进真相侦探社,唐丁松开了海涛的衣袖。

    “你为什么跑得这么快?”海涛问。

    “你说的……你说的那个消失的朋友是不是指王道明?”唐丁悲伤地问。她真的不想再次尝到失去亲人的滋味。

    “你知道了?”海涛知道唐丁不是平凡的学生。自从那次从发狂的老师手中救了唐丁之后,海涛就知道她拥有奇特的能力。

    “一个从你出生起就陪伴在你身边的人,你会不会认不出他是真是假?一个最疼爱你的人会不会不知道你最爱的冰激凌不是蜜瓜口味而是草莓口味的?”唐丁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在慢慢凝固。比妖怪还要聪明的哥哥千万不能有事啊。

    “王道明和你是……?”海涛了悟地望着唐丁。王道明和唐丁有一模一样的明亮眼睛,为什么自己以前没发现?

    “他是我哥哥,”唐丁回答,“我最喜欢的哥哥。现在他消失了。”

    海涛深深地注视着唐丁。他其实心里一下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出现打乱了自己命运的轨迹。一直以来,自己都想成为她那样的人:热情、自由。她拥有阳光的魅力,让靠近她的人觉得心情也开朗起来。对于一下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来说,她太过光明。

    “我知道在光明世界,有个男人是一个传奇。人们叫他罗刹医生,这个人和‘危机处理者塔’的关系密切。他领导下的秘密机构是犯罪者的克星。据说,他正在调查海洋集团。王道明和你都来自那里吗?”海涛轻声问唐丁。只有罗刹医生那样的传奇人物才能培养出这么优秀又光明的孩子。

    “海涛,占据王道明身体的人到底是谁?”唐丁固执地追问。

    “……我父亲……”海涛声音低沉地回答,“他是一个永远存在的噩梦。他要我继承他的事业。”

    “你难道对此没有一点兴趣?”唐丁知道,大人们通常都喜欢追逐权利,享受站在世界巅峰上的错觉。

    “我母亲是海洋集团旗下一个生物实验室的科学家。她因为她的商智商被选中。当她发现我的父亲只是要一个完美的孩子而不是爱她的时候,她选择了带我逃亡……”海涛继续喃喃说话,他的脑海里掠过一幕又一幕的往事,“我父亲在找到我的时候,用他的血液唤醒了我体内沉睡的基因。我在母亲面前变身为野兽,她无法接受我这样的儿子,所以她丢下我离开了。权利只会让人孤单,让你在乎的人离开。”

    “喂,我一直觉得你黑豹的样子非常非常帅。”唐丁插嘴说道。

    “谢谢你。”海涛温柔地微笑。唐丁是自己真心在乎的朋友。也是第一个不认为自己是怪物的人。

    “海涛,我哥哥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唐丁问。

    “我真的不知道,他的思维似乎被父亲困在大脑深处,不过,应该还没有消失。”海涛非常担心唐丁的眼泪会掉下来。

    “只要他还活着,我就一定会把他找回来!”唐丁含泪微笑。

    “如果,王道明永远不能找回来呢?”海涛追问。

    “那么,我会亲手解决他,这应该是哥哥的心愿。”唐丁决然地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唐丁的手表鸣叫了起来,唐丁习惯性地打开通讯装置。小小的可视屏幕从手表升起,屏幕上的人居然是王道明!

    一瞬间,唐丁明白,假王道明已经发现了他手表里的机关。

    飞快地输入一串号码,唐丁启动了手表的毁灭装置。在假王道明的影像消失前的最后一秒,唐丁看到的是假王道明又惊又怒的脸。她知道,很快假王道明就会来找自己。因为,他也看到了她的脸。

    “海涛,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我知道你很为难。”唐丁拉开真相侦探社的门准备离开。

    “我一点也不为难。”海涛真诚地注视唐丁。

    唐丁考虑了一下,然后掏出一张光碟,“那么,你就帮我一个忙,让这个学校的每个角落的电子屏幕上都播放这张光碟上的画面。”

    海涛毫不犹豫地回答:“没问题!”

    “其他的问题,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唐丁回过头对海涛微笑,然后扔给他一颗蓝色的小珠子,“珠子是蓝色的话,代表我是安全的。如果珠子变成红色,那就代表,我们只能下辈子再见面了。”

    唐丁像风一样消失后,海涛也紧跟着离开。

    整个望知学院表面上一切和往常一样。但是,所有离开学校的路已经被严密地封死。唐丁再度出现的时候,就是她被捉住的时候。

    圣诞化装舞会开始了!

    舞会大厅被布置得美轮美奂。光洁的地板,柔和的音乐,明亮有情调的灯光。欢乐的人群里你可以找到15世纪的欧洲骑士,也可以找到中国民间传说里的狐狸精。吸血伯爵开心地和埃及僵尸打着招呼;白雪公主和她的后母皇后聊得非常投机。花雕一身小飞侠的装束进入舞会,他四处寻找红头发的精灵唐丁却一无所获。

    这个时候,所有的电子屏幕开始播放一段奇怪的东西。那是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给天国的朋友寄上的光碟。

    假王道明也看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屏幕上的女孩子非常的亲切,似乎是很久没见的才朋友,甚至是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在一年前,在育才中学,性格恶劣的王道明遇到了一个固执又开朗的女生,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跳不属于自己,第一次收到生日蛋糕,第一次露出真心的微笑。那个女生叫做岳双。

    “你好吗?我是岳双,不知道你在天上过得好不好。唐丁说,要我为你准备一份生日礼物。我答应了她。”岳双在屏幕上的微笑还是那么灿烂。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养成了看星星的习惯,因为有人说,我们死去后,我们的灵魂会回到某颗星星上去。所以,当我看到满天的星星的时候,我就想,我大概能看到你所在的星救的光。有时候,我会有很奇怪的感觉,我觉得你并没有离开。不久前,我接到过一个没有声音的电话,那天,我觉得电话线那头的人就是你。育才学校和过去一样混乱,不过,捣乱分子的段位都远远不及你,我三下五除二就可以把他们搞定。我真的很怀念以前和你斗法的日子,只可惜,再也不能看到你臭着一张脸骂我。”电子屏幕上岳双拿着一条米色的围巾,温柔的微笑。

    假王道明想离开,可是,他的腿、他的眼睛都无法移动一丝一毫。

    “圣诞节就要到了,通常这个时候女孩子都会送她喜欢的男孩子一件礼物。我花了很长的时间织了一条围巾,虽然它看起来很丑,但是,我很想看到它围在你脖子上的样子。好,我要结束我的唠唠叨叨了,我只想告诉你:我真的真的真的想念你。而且,我会每天多想你一点。你一直在我心中,从来没有离开过。”最后一个镜头是岳双含泪的双眼。

    无法节制的情感洪流从王道明的心底倾泻而出。假王道明发现自己的脸上是温热的液体。那是眼泪。他惊惶不安地抱住了头。有个声音越来越响。那是王道明要夺回身体控制权的声音。岳双的声音让沉睡在脑海深处的王道明醒了过来,他突破了神秘人设下的障碍,清醒过来。

    王道明的嘴唇在动,“我不会……不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你……”那是王道明的声音。

    “平凡人的脑波怎么可能赢过我?”假王道明厉声叫道。他发现,自己体内已经产生强大的力量要把他驱逐出身体。

    “你只不过是躺在机器里,插满了管子的一颗头而已。你早就死了!却还阴魂不散地企图控制世界!”王道明冷酷地对假王道明说。他也没有想到明黄色锦帘的背后居然只有一个插着许多管子,浸泡在绿色溶液里的头颅。那一瞬间,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

    谁会想到,一颗妖异的头操纵着整个海洋集团?

    “我强大的力量没有任何躯体能长期承受,所以,我不断地换身体,”神秘人凄厉地笑了起来,“我已经找到最适合我的身体了,并且知道了怎么得到它的方法,你的身体我并不稀罕。我会把你的身体还给你,但不是现在!”神秘人发誓,自己离开王道明的身体的那刻,就是王道明去见死神的时刻。

    最适合神秘人的身体到底是谁的身体呢?

    王道明的鼻子和嘴角缓缓流出血水,那是两股力量在他体内拉扯的结果。再这样下去,他们两个人会同归于尽。

    圣诞化装舞会的现场。被岳双的告白感动得淅沥哗啦的花雕在角落里抹眼泪。要是唐丁能有那个屏幕上的女生十分之一的痴心,花雕就此生无憾了。要是唐丁能在动物园里看到大猩猩的时候想起自己,花雕就是睡觉也会笑醒了。

    “突然觉得自己孤单得像动物园里的猩猩。”花雕喃喃自语。

    “我从来没听过有人这样评论自己。”带笑的声音响起。一个戴着可笑狐狸面具的男人站在花雕身旁。

    “你是……?”花雕总觉得这个带狐狸面具的男人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可怜的‘塔’实习生,你真的记不起我了吗?”戴着狐狸面具的男人叹气。当初,这个别扭的小男孩说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地们,封闭自己的能力,体验平常人的生活。他居然笨蛋到自己催眠自己,然后跑到危险的望知学院来瞎晃。不过,这小子的本能很强,居然很快和这个学院惟一可以保护他的王道明打成一片。游戏就要结束了,也该是花雕上场的时候了。

    “……你……”花雕的眼神开始变得非常迷离。所有的记忆像飞驰的地铁一样呼啸着涌了出来。眼前这个戴着狐狸面具的男人就是……就是……就是那个老爱捉弄自己的恶劣老男人罗刹医生!

    “你这个恶魔!!”花雕手指颤抖地指着罗刹医生的狐狸面具。

    “恶魔?这个称呼,我喜欢。”罗刹医生非常惬意地看着花雕,“你的同伴们都已经进入了望知学院,清扫的工作就要开始了。那些老鼠、蟑螂什么的,你们就好好清理。我负责在旁边为你鼓掌打气。”

    “你……”花雕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扑出来咬上罗刹医生两口了。

    “海洋集团的恐怖‘九煞将’也在望知,我想你还是留点力气对付他们吧。对了,你还要负责政府调查员的安全。”罗刹医生似乎突然才想起正事。

    “政府调查员?我没有任何资料。”花雕的表情非常白痴。

    “你们很熟的。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王道明和唐丁。他们可是我非常欣赏准备培养的杰出调查员。啊,那边有很可爱的小仙女,我突然想请她跳舞。”罗刹医生优雅地转身离开,留下了气得说不出话的花雕。罗刹医生从头到尾都在戏耍自己!

    “小飞侠,我能和你跳个舞吗?”戴着埃及艳后面具的女生邀请花雕。

    花雕抬头,脸色铁青,“我要清扫垃圾去了,下次吧。”一想到唐丁可能有危险,自己的心都紧了。不行,一定要去找王道明和唐丁!

    “不行。”那女生抓住花雕的手,透明的蜘蛛丝一样黏稠的东西从花雕的手腕滑入他的衣袖。舞会大厅的灯突然全部熄灭!

    一分钟后,当灯重新亮起来的时候,花雕和戴着埃及艳后面具的女生都不见了。

    没有人发现,望知学院的钟楼上,有个被奇怪的蜘蛛丝绑得像个粽子的女生。

    “今天晚上真的是月黑风高,非常适合做清扫工作。”花雕在月光下行走。他的眼神多了一分危险和三分懒散,整个人的气质似乎完全不同了。拥有梦族一半血液的花雕从小就知道自己地“塔”的一分子,是未来的危机处理者。这样的责任有时候会让人喘不过气来。于是,他选择忘记一切封锁自己的能力,过平凡学生的生活,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逃脱不了的宿命。在望知的生活会成为花雕最珍贵的回忆。

    花雕闻到危险的气息,他停住,望向正前方。三个魑魅一样的人呈三角形站在前方。

    “‘九煞将’?”花雕问。那三个人用攻击来回答他。

    “我喜欢战斗的感觉。”花雕的双手在黑暗中突然发出亮光。

    海涛在地下宫殿找到了王道明。王道明趴在地下,似乎失去了知觉。

    “王道明?”海涛扶起王道明。

    王道明艰难地睁开眼睛,“海涛,是你……唐丁还好吗?”

    “她很好,她说要找你。结果,我先把你找到了。”海涛检查王道明的伤势。

    “你的父亲……他居然……”王道明艰难地开口,“只有一颗头。他的头浸在溶液里,他没有身体。”

    “什么?!”海涛惊讶地问。

    “他说,他已经找到了最适合的身体。”王道明觉得自己的头好重,似乎就要裂开一般。

    “最适合他的身体?”海涛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就在这一刻,海涛怀中的王道明突然双目发出极亮的光线。之后,王道明像破布娃娃一般倒在了地上。

    海涛慢慢地站了起来,发出诡异的大笑声,“最适合我的身体就是这具身体,多么完美,多么强壮!”

    他举起手掌:“海涛,我的儿子,要是我用你的手杀死你的朋友,你会怎么想?你会懦弱自责到永远消失!”自己一直没有把握能长期占用海涛的身体,所以一直没有下手。当海涛拥有了感情出现了精神上的漏洞的时候,自己就知道重生的机会来了。

    假海涛的手带着毁灭的力量拍向昏迷的王道明。眼泪不受控制地从海涛的眼角滑落。

    “住手!”清脆的声音从海涛背后传来。

    “你其他的儿女已经被危机处理者们制服,你还是投降吧。”唐丁对假海涛说。

    占据海涛身体的神秘人疯狂地大笑:“我已经不需要他们了,谢谢你帮我清理垃圾。我现在已经是天下无敌!”

    神秘人掏出唐丁送给海涛的珠子,“任何东西都能成为我杀人的利器。”他用中指弹出那蓝色的珠子。

    珠子在空气中漂浮,直逼唐丁的心脏。

    唐丁伸出左手抵挡。珠子深深地陷入她的手心,然后穿过她的手掌。被血染成了美丽的红色的珠子继续逼向唐丁的心脏。

    珠子是蓝色的话,代表我是安全的。如果珠子变成红色,那就代表,我们只能下辈子再见面了。这是唐丁对海涛说过的话。

    “看来,我们只有下辈子再见面了。”唐丁对海涛悲哀地微笑。血红的珠子深深地向唐丁的心脏深处推进。

    “如果,你曾经把我当好朋友,请你放过我的哥哥王道明。”唐丁觉得自己的心脏痛得要命。

    珠子停止了前进。海涛的脸上是不断挣扎的神色。

    “海涛,我相信你一定能战胜你的父亲!”王道明的声音突然响起。他露出了唐丁最熟悉的恶魔般的微笑,他的手抓住了海涛的腿,“你占据过我的身体,我就成了最熟悉你的人。现在,我要把你拉出海涛的身体。唐丁,准备!”

    趁神秘人被拉出海涛身体,最虚弱的那一刻,唐丁发动了攻击!在特训的时候,罗刹就教了自己一个很奇怪的魔术。他把那叫做收集灵魂。

    一个古色古香的小瓶子出现在半空。烟雾一样的东西被瓶子吸了进去。

    盖好瓶盖,唐丁才发现,自己左手全是血。

    “很精彩!很精彩!”罗刹医生出现在一旁。被罗刹医生捂着嘴的花雕终于挣脱了他的桎梏。

    “刚才你为什么不准我去救唐丁?!”花雕气急败坏地质问罗刹医生。

    “因为我相信我的徒弟会记得我教她的一切。”罗刹医生拍马屁的功夫简直是一流的。

    “对不起……”清醒的海涛看着唐丁的左手,内疚得似乎准备自刎。

    “没关系。如果你真的很内疚的话,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唐丁敲诈的本性又暴露了。

    “你说,我一定做到!”海涛急切地回答。

    “我听说本市有一家味道好得不得了的快餐店。我想要十张那里的免费餐券!”唐丁兴高采烈地要求。海涛差点滑倒。

    “你觉得十张多了吗?那……八张吧,不能再少了!”唐丁看到海涛的僵尸脸,本能地减价。

    “我被你打败了!”王道明叹气,“是我的话,至少要十八张餐券。”

    “我被你们两个都打败了。”罗刹医生觉得王道明和唐丁比天使还要白求恩痴,“我至少会要求他卖身十年打杂兼洗衣服做饭。”

    “你们……你们……”海涛发现自己快要发火了。

    “对了,罗刹医生,你怎么会未卜先知,准备收集灵魂的道具?”唐丁好奇地问。

    “哦,我早就知道那兽人只剩下头了。他就是在和我交手的那次只剩下头的。我当时没想到他的生命力会那么强。所以……”罗刹医生毫不愧疚地解释。

    “搞半天是你的错?”愤怒的四个人摩拳擦掌准备揍人。

    “停!”罗刹医生变魔术一样拿出两张机票,“王道明、唐丁,我买了你们回家的机票。如果你们打我的话,就赶不及上飞机了。你们不想回家过圣诞节吗?”

    唐丁微笑,拿过机票。

    她转身对海涛露出甜蜜的微笑:“海涛,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请你把罗刹扁得我和他下次见面的时候认不出他。”

    海涛危险一笑,点头承诺,“我一定做到!”

    “哥,我们快点,飞机要飞了。”唐丁拉着王道明就跑。

    “唐丁,我想和你一起……过圣诞节……”花雕的声音被唐丁抛到脑后。海涛逼近罗刹医生。

    “花雕,我这里有下一班的飞机票和唐丁家的地址。如果你帮我拖住海涛的话,我就给你。”狡猾的罗刹医生再度挥舞诱饵。

    “成交!”花雕大叫。

    “姜还是老的辣,唐丁,徒弟始终斗不过师傅的!”罗刹医生走在月光下,开始觉得自己果然是英明神武的传奇人物。王道明、唐丁,你们休想过安稳日子,还有无数的任务等待你们去完成呢。罗刹医生开始考虑自己手边有什么任务最棘手。是让王道明去调查“外星人”入侵事件呢?还是让唐丁去调查深海怪物袭人事件?

    圣诞节的早晨。

    岳双从梦中醒来,发现窗前站着一个人。

    “你……”岳双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泪水滑落面颊。

    “喂,我听说你织了一条非常丑的围巾要送我。快点给我!”王道明说。

    “你……你真的是王道明吗?”

    “真的。”

    “真的……真的是吗?”

    “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是你吗?”

    “真的真的真的。”王道明温柔地回答。

    岳双穿着卡通图案的睡衣,拿起床头的围巾,冲向王道明,“我要勒死你,居然一声不吭就跑掉了。反正你已经死过一次了,不在乎多死一次!”

    “救命啊!”王道明的惨叫声在清晨响起。

    新的一天,新的生活,新的探险即将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